海南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程机械

2013年亚洲展望:在多重不确定性中前行_0

2021年06月27日 海南机械设备网

2013年亚洲展望:在多重不确定性中前行

在即将过去的2012年,亚洲经历了政治、经济、外交和安全格局的巨大挑战。虽然和平、繁荣、经济合作仍是地区发展主流,但鉴于区域内外不少国家都实现了内政外交的调整,这使得围绕亚太地区的各种形势在未来趋于复杂,不确定性也被不断放大。东北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向来错综复杂的。尽管冷战的结束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了一系列区域多边安全机制,但在幅员辽阔的东北亚,地区安全机制的缺失表明该地区尚未跟上冷战后地区安全形势的潮流。随着东北亚主要国家都在2012年完成大规模换届,战略不确定性依旧笼罩在东北亚地区。因此,东北亚地区的未来走向再一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除了纷繁复杂的地缘政治走势外,亚洲经贸合作也将在明年面临多样性的选择。中国社科院2012年底最新发布的2013年《亚太蓝皮书》认为,目前亚洲经贸合作已走到了十字路口,区域经济合作形成了三驾马车(TPP、中日韩自贸区、RCEP)并行的格局。因此,未来亚洲区域合作的方向存在变数。

日本迎来“安倍2.0时代”

2012年,包括中国、韩国、日本在内的东北亚主要国家都完成了政府换届,再加上朝鲜政权已在之前实现了平稳过渡,东北亚地区出现了新的气象。在日本,自民党前总裁安倍晋三重返首相职位,安倍成为了日本二战后首位两度当选的日本首相。

但是,由于领土争端不断发酵,中日、韩日关系在野田任期分别降至低谷。尤其自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后,中日之间转向了“政冷经冷”的局面。在此地缘政治形势剑拔弩张之际,安倍对亚洲邻国的外交战略倍受关注。

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安倍上台后的亚洲政策与前任野田将有很大不同。他谈到,“野田是草根出身,草根出身的人要证明自己,因此,其采取的政策会一味强硬,从而忽视了对国家长远利益、全局性的考虑。而安倍代表日本大资产阶级利益,其政策会更加稳健、务实,照顾全局,更多从长远考虑。”据日本媒体报道,首相安倍计划最早在本月分别向中国、韩国派遣特使,为修复陷入僵局的日中、日韩关系而努力。

但是,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学者王晓鹏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并不看好安倍新任期中中日领土争端的走势。“因为,从战略角度来看,安倍其实某种程度上延续了日本民主党对于钓鱼岛问题的处理模式。安倍上台前,民主党在钓鱼岛危机处理上失败,但是,安倍并没有否定民主党对于钓鱼岛问题的整体处理思路与大政方针,”王晓鹏谈到,“再加上目前日本在钓鱼岛争端中处于劣势,因此,安倍新政府一定会谋求扭转当下的被动局面,掌握主动权。”

与此同时,安倍新政府国内经济政策受到的关注,一点也不亚于其外交政策。安倍曾在竞选中表示,其当选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实现日本经济复苏,克服通货紧缩。而通货紧缩一直被认为是日本经济长期低迷不振的根源。在日本经济陷入颓势的当下,周永生肯定了当前安倍政府欲通过大规模刺激政策扭转国内经济不断下滑的总体思路。不过,对于安倍政权而言,如何避免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所产生的“副作用”,也是一个棘手的挑战。

韩国开启“半岛新时代”

东北亚地区的另一主要国家韩国,也在2012年末迎来了韩国现代历史上首位女性领导人。随着有“韩国撒切尔”之称的朴槿惠上台,不仅打破了韩国政坛的“魔咒”,同时也使得韩国新政府的外交走向成为新的看点。

与前任李明博不同,朴槿惠在当选总统的第二天便会见了美、中、日、俄四国驻韩大使,在朴槿惠看来,这四个国家对于韩国乃至整个东亚局势发展都至关重要。

复旦大学韩国研究中心主任石源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韩国社会正在经历多重转变。“其中,韩国的外交政策目前正经历从对美依附性向独立自主的方向转变,毫无疑问,保守派的背景将促使朴槿惠更加重视美韩同盟,东北亚的地缘政治结构离不开美国因素”,同时,朴槿惠也具有浓厚的中国情结,表示愿意在任期内更注重对华关系,石源华指出:“韩国的外交政策历来就是在美韩同盟与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之间寻求平衡,因此,其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针与李明博时期不会有太大差别,可能会出现对美更紧密,对华更亲近的发展趋向”。

在对日关系方面,朴槿惠在竞选时提出要加强中日韩外交合作。石源华认为要具体落实三边合作还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在石源华看来,在岛屿争端、历史问题上,朴槿惠不会退让,但很有可能选择绕道而行,通过搁置争议问题,超出双边关系的困境,如同当年朴正熙总统不顾国内强烈反对,断然实现韩日关系正常化一样,发展与日本合作关系。这种局面如果出现将对东北亚国际关系发生重要影响。

至于李明博时期跌入冰点的韩朝关系,石源华表示,在朴槿惠的竞选承诺中,能感受到其希望从之前韩朝关系的对立困境中走出来。不过,鉴于朴槿惠与李明博同出一党,因此,能否真正实现韩朝关系的改善还存在诸多限制因素。石源华认为,首先,朴槿惠政府能否说服美国同意实现她的主张,改善韩朝关系,毕竟韩国目前在外交政策上倚重美国;其次,朝鲜对于朴槿惠的政策目前仍处于观望中;再者,当初支持朴槿惠上台的利益集团很可能成为其欲改善对朝政策的阻力;最后就是朴槿惠本人能否有坚定的信念,坚持改善朝韩关系的政策方向。上述四大因素将在今后左右朝韩关系的走向。

亚洲经贸合作:一场多边机制的较量

2012年,在亚洲这个地缘政治最为复杂的区域,除了政府换届受到关注外,亚洲地区的经贸合作也热闹非凡。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余热还未消散,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构想就已跃然纸上,当然还有新近启动的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

亚洲经济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异军突起,因此,无论东盟,还是中日韩,甚至是美国都希望把握亚洲经济高增速的契机,构建有利于本国的多边贸易机制。在亚洲,一场多边贸易机制的角逐正在上演。

TPP本是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等四国发起的小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由于成员国数量少,在全球贸易中所占份额不大,并不为人所知。但自2009年美国宣布加入该协定之后,TPP成为亚太地区重要的经济合作机制。在美国的游说下,日本宣布加入TPP谈判。但是,鉴于TPP旨在实现所有商品零关税、实行彻底开放,同时还要涉及到诸如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环境保护、农业等相关政策,因此在日本朝野引发分歧。周永生认为,“日本经济中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农业,因此,农业部门坚决反对,认为加入TPP会导致日本农业陷入深渊。”不过,对于安倍上台后,是否会力促日本加入美国主导下的TPP,周永生表示尚且难以判断。

尽管安倍政府对于TPP的前景难料,但可以想象的是,一旦日本加入TPP,美日GDP总量将占TPP加盟国GDP规模约90%,TPP将沦为美日主导的双边贸易机制。这不仅将左右日本未来的政治经济方向,还将极大影响东亚地区的经济一体化。

相比之下,作为亚洲最重要的三大经济体,中日韩之间FTA谈判雏形初现。设想中的中日韩自贸区将成为一个人口覆盖超过15亿的大市场,区域内的关税与贸易限制将不再存在,商品等物资流动更为顺畅。

不过,对于刚刚起步的自贸区谈判,石源华认为,鉴于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均已换届,因此存在合作的契机。“尽管中日韩三方均存在领土、历史问题争议,未来三方不妨通过‘绕道外交’,暂且搁置议题,留待后人以更好的办法来彻底解决争端,从而推动中日韩在各个领域的合作。毕竟,整体合作有利于东北亚的长远发展与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他说道。但是,石源华也认为,这一合作模式既需要三方领导人有宏大的区域目光,也需要高超的外交技巧。

周永生则表达了对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的担心。他认为,鉴于美日同盟在明年有深化的趋势,美国又不愿看到中日间紧密的经济合作,因此,很有可能会暗中作梗,使得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无限期拖延。

绕不开的美国

在2012年,亚太地区领土争端愈演愈烈。尽管日韩两国领导人目前都已换届,但领土争端的态势依旧充满变数。王晓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此背景下,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应坚持“文攻武备”,结合多种方式,建立以外交、执法、立法并驾齐驱的多元化维权模式。同时,在南海有争议区域,王晓鹏认为中国须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举措,加大在南海地区资源开发的自主性,为最终争议的妥善解决奠定基础。

其实,在亚洲频现的领土争端背后,都绕不开美国这道坎。近年来,亚太地区经济快速发展,成为了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大背景下的一个亮点。但由此引起的地区军事安全方面的变化,为美国介入该地区事务提供了一个契机。自美国提出“重返亚洲”的战略以来,前国务卿希拉里、防长帕内塔,甚至奥巴马本人通过频繁出访亚太、军事部署调整等举措,增加在亚洲的军事存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马振岗之前对本报表示,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初衷是恢复、重掌亚太地区的领导权。但目前,美国的这一愿望与其所拥有的实际能力间存在差距,毕竟始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依旧在发酵,所以美国要在明年继续落实重返亚太战略并不容易。

对于美国在亚太领土争端扮演的角色,王晓鹏认为,美国要军事重返亚太,必须在该地区制造争议状态,“保持争议状态才能实行重返,才能实现经济利益。”

不过,在王晓鹏看来,奥巴马在其第一个总统任期内重返亚太战略收效甚微,在即将开始的第二个任期,肯定会对该战略进行微调,具体表现在“西软东硬”。依据王晓鹏的解释,所谓“东硬”,就是美国会继续强调日美军事同盟的重要性,为逐渐处于劣势的日本打气,同时进一步坚定周边国家韩国、澳大利亚等对同盟的信心。而“西软”就是在南海问题中,美国不会站到争端的第一线,而是让越南、菲律宾等东盟挑起争端的国家充当炮灰,美国只是从旁侧应。但是,王晓鹏强调,“美国也一定会把军事重返的炮弹裹上经济合作的糖衣,来诱使更多的东盟国家贯彻这一战略。”

展望东北亚一体化前景,石源华认为,针对美国再平衡亚洲的战略实施与中国崛起的背景,中美必须在东北亚区域合作中建设一种兼容、共存的关系。同时,东北亚地区一体化进程不能忽略朝鲜因素。石源华表示,“尽管朝核问题在短期内难有突破,但中国、东盟应超越朝核问题,一方面劝说朝鲜弃核,另一方面,加强对朝鲜的经济合作、交流,使朝鲜逐步融入东北亚的秩序与一体化进程。”

同时,周永生也认为,东北亚一体化进程中最大的障碍不是经济或者历史因素,而是各方的战略互疑。东北亚各方只有在战略互信方面做出努力,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助力于东亚,乃至亚洲的长远发展。